四川宜宾翠屏区思坡乡临江村
本站网址:
348700.cnlhzb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风土人情

苏黄文豪在临江

发布时间:2015-12-31 11:43:05     阅读:1318 举报

秀美牛口,诗意临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苏轼的才情,庭坚达意,在临江

   三江聚汇古戎州,人杰地灵在牛口。牛口坝,位于宜宾市翠屏区思坡乡临江村,古时指代临江村及其周边地区,后因其名过俗,更名为临江村。临江村三山环绕、翠水中流、依山傍水,锦绣戎州。

    宋,元符元年六月,京官黄庭坚因事被贬戎州,时年54岁。庭坚自幼聪慧,诗、词、书法更是名动九州。名士风流,虽为贬谪之身,仍然受到当地州官的礼遇,更为当地文人雅士奉若上宾。他在给侄朴的信中说:“初到戎,彭道微作守,甚亲亲之意。”宋史《黄庭坚传》记载:“庭坚泊然,不以迁谪介意。蜀士慕从之游,讲学不倦。凡经教授,下笔皆有可观。”

   戎州县志及其他文献资料可查,黄庭坚同当时名士黄斌老、黄子舟、任渊、石谅、李任道、廖致平、王公权、扬履中等文人雅士,或结伴出游,或饮酒赋诗,留下了许多与宜宾的酒有关,风物有关的诗句。

    廖致平,戎州廖氏一族先人,官至朝议大夫,和黄庭坚志趣相投。牛口坝廖氏族谱零星提到:先祖(廖致平)后院栽种珍稀荔枝两株,果实翠绿,味甘甜,庭坚戏称绿荔枝。王公权家里酿的荔枝绿酒在达官贵人圈子也很有名气。这两样东西让贬谪一方的山谷居士食之难忘,不醉不休。于是作诗《廖致平送绿荔枝为戎州第一 王公权荔枝绿酒亦戎州第一》:王公权家荔枝绿,廖致平家绿荔枝。试倾一杯重碧色,快剥千颗轻红肌。又作《荔枝绿酒颂》:王墙东之美酒,得妙用于六物。三危路以为味,荔枝绿以为色。衰白头而投裔,每倾家以继酌。

嘉佑元年(公元1056年),苏轼中进士,从眉山乘船经戎州进京,船至戎州岷江之滨(今临江村西北4.6公里处),见山崖耸立、松涛滚滚、江水激荡,遂起游览之心。待船只靠岸,远观和近览竟有迥然不同的两种风情,远眺危崖,气势恢宏,恰若西王母御用屏风跌落江流;近触虹岩碧水,竟有千般故事、万般柔情;被大自然鬼斧神工深深陶醉的东坡居士,

信笔提书“丹山碧水”,笔力劲健、韵律天成,随时隔千年,依然清晰可见、气势不减。明代徐霞客顺流而下,途经丹山碧水,亦为起风采所折服,在给好友钱谦额书信中就专门提到“丹山碧水之景,时为壮哉也!”

太阳西沉,江雾骤生,寄情山水竟忘了行程,东坡无奈,只好在江边一个被当地人称之为牛口坝(今临江村)的地方夜宿。停泊以后,东坡打量着这个宁静的江边村落,竹木围绕、夕阳辉映,鸡鸣狗吠时隐时现,三两村民荷锄渐归,诗意顿生,作诗《夜泊牛口》:日落江雾生,系舟宿牛口。居民偶相聚,三四依古柳。负薪出深谷,见客喜且售。煮蔬为夜飧,安识肉与酒。朔风吹茅屋,破壁见星斗。儿女自咿嚘,亦足乐且久。人生本无事,苦为世味诱。富贵耀吾前,贫贱独难守。谁知深山子,甘与麋鹿友。置身落蛮荒,生意不自陋。今予独何者,汲汲强奔走。皎洁的新月把牛口的山川映照如昼。在这清凉如水的夜晚,江水随意的拍打着船身,江岸孤舟越发渺小,寂静的黑夜愈发辽阔。苏轼夜不能眠,思绪随着江水渐行渐远,借着朦胧月色,畅抒己怀《牛口月夜》:掩窗寂已睡,月脚垂孤光。披衣起周览,飞露洒我裳。山川同一色,浩若涉大荒。幽怀耿不寐,四顾独彷徨。忽忆丙申年,京邑大雨滂。蔡河中夜决,横浸国南方。车马无复见,纷纷操伐郎。新秋忽已晴,九陌尚汪洋。龙津观夜市,灯火亦煌煌。新月皎如昼,疏星弄寒芒。不知京国喧,是谓江湖乡。今来牛口渚,见月重凄凉。却思旧游处,满陌沙尘黄。   

文豪的驻足,为一方山水平添了几分诗意。这分诗意,在时间的长河里久久发酵,愈久醇香。这份醇香,随风翻转,最终飘落到山谷老人的酒杯里。所谓英雄惜英雄,何况满腹才情、多愁善感的迁客骚人。庭坚谪居戎州,自是如饮凉水,冷暖自知,虽是纵情山水、高朋满座、诗酒肆意,仍不解心底最深处那抹凄凉。身世同遭坎坷,皆有满腹才情,而今更有同一个地方驻足的牵引,怎不能在心底激荡出一圈圈的的惺惺相惜?于是,对于倍感孤苦的涪翁老人而言,牛口庄有的不仅仅是甘甜可口的绿荔枝,还有那丝丝缕缕、萦绕不灭的另一颗孤寂的心灵。

物是人非事事休,同一块礁石,同一方山川,似乎那拍打在船头的水流激荡的也是同一个声音。只是站在船头的身影,一个号东坡、一个号庭坚。好一个“却思旧游处,满陌沙尘黄”,好一个“一波才动万波随”;苏轼赞他“超逸绝尘,独立万物之表,驭风骑气,以与造物者游”,他尊苏轼为良师益友“桃李终不言,朝露借恩光”,“小大材则殊,气味固相似”。山谷老人更是在戎州渡口场(今思坡乡)筑楼题名“思坡楼”,以托思念挚友之意。随时隔千年,古楼不再,然而铭刻在这里的文人情怀依然萦绕不灭,时至今日,“思坡乡”“东坡街”“会诗沟”等地名依然在向世人展示着那段铭刻在人们记忆深处的文人佳话。

人之相识,贵在相知,人之相知,贵在知心。相知无远近,万里犹比邻。丈夫非无泪,不洒别离间。苏黄的友谊,淡若岷江水,飘散在临江的空气中,然而,岷江的水不竭,挥洒在空气中的诗情不绝。东坡的才情,庭坚达意,在牛口,在临江,山水见证。